陌然归途

万里江山不如你惊鸿一瞥。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是我的青春里最沉默的秘密。


或许你不知道,我装作不经意的转身只是为了看见你;或许你不知道,我蓦然间变夸张的肢体语言只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或许你不知道,我的日记都是关于你。


面对你时,我总是怯懦的,话都不敢多说两句,仿佛直视你的眼睛都是一种罪过。那些小情绪在我的内心翻腾,表面上却还是面无表情。


我在枯燥的数学课上想着你,笔不自觉的在草稿纸上写下你的名字,反应过来时又匆匆划掉。那些被划掉的名字是谁的不知的秘密。


我不清楚我是何时喜欢上的你,我只记得在暖暖的午后,你靠在窗户旁,阳光洒在你额前的碎发上,这副画面是我想要保存一生的的风景。


那些埋藏在心底的喜欢渐渐发酵,填满了心房。每天能看见你便成了我的期盼。想要去了解你的喜好,想要去记录有关你的一切。那些现在看来有些矫情的心思与做法,在当时却是甘之如饴。


我喜欢你,是我想要说出口却未曾说出口的话。我想,我对于你,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同学,或许,你马上就会把我忘记,连一个人生的过客都算不上,过客好歹还会惊起一些波澜然后渐渐远去,我却不曾靠近过你的人生。


但我很庆幸,我喜欢你,因为在青涩的年华里你给了我最美的记忆。


我喜欢你,终有一天会变成我喜欢过你,但那些悸动的心情与微酸的感觉都会珍藏在心底,沉默而甜蜜。


暗恋。

在你的青春里,有没有默默的喜欢过一个人,只要看到他就觉得很幸福,跟他讲话时故作镇定却又难掩紧张,上课会偶尔盯着他看,被发现时又不自然的移开目光假装在听讲。守着暗恋那点小秘密在心里自我挣扎。


不见其容

文/陌然归途

  她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千面公子叶一,传说她有千张面具,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有人说她倾国倾城,也有人说她奇丑无比。

  叶一是在武林大会上崭露头角的,那时她身着淡青色锦袍,束着长发,手中持着一把空白的折扇,轻巧的落在武林大会的擂台上。朗声道:“在下叶一,愿做这守擂第一人,不知有哪位英雄好汉敢上来与在下切磋切磋。”众人哗然,底下有人叫道:“你这小子年纪轻轻口气还挺大,老子是崆峿派第一高手,让本大爷给你点颜色看看。”话音刚落,一位赤着上身的彪形大汉抡着把斧头就朝叶一挥去,叶一抬头笑吟吟的看着他,身形微动人却已至彪形大汉身前,左手握住斧柄,右手打开折扇劈了下去,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彪形大汉捂着断臂在台上哭嚎,叶一摇着折扇看向众人说道可还有人想上来试试?底下鸦雀无声。

  翌日,叶一身着鹅黄色长裙去受任盟主,黑发松松挽起,身姿娉婷,面容不似昨日的俊逸,凤目朱唇却更有一番风情,只是依旧拿着那把空白的折扇。自此之后,叶一的容貌性别为江湖中人津津乐道,也送了个外号名曰千面公子,因为几乎每次见她都是不一样的面貌,除了那把一直带在身边的折扇。

  庆元十一年,东夷进攻边疆,隆清皇帝招安,武林盟主叶一就任骠骑将军,朝廷将招安的武林人士编成新军,名曰武陵,由叶一率领。

  临行前,隆清帝萧铭密诏叶一。

  萧铭:“叶一,你究竟是男是女!”

  叶一:“回陛下,叶一愿为苍生戎马杀敌,保我家国平安。”

  萧铭:“希望你不会后悔。”

  这一场战争打了三年,叶一率领的武陵军斩敌数万,屡立奇功,叶一职位一升再升,现任护国大将军。

  三年后凯旋归京,隆清帝萧铭亲自设宴为众将士接风洗尘,庆贺大胜。在宴会上,隆清帝亲赐一座府宅给护国大将军叶一,并赏美人数位,黄金万两。叶一俨然已成为了皇帝身边的红人,将军府的门槛都要被人踏破了,一时间风头无两。

  世间都道叶一面如冠玉,风采斐然,行军打仗更是不在话下,都称叶一为大英雄,说书人更是场场都离不了叶一。大江南北都传颂着叶一的英雄事迹。

  然而,盛极必衰也是必然趋势,叶一的刚正不阿越来越影响到朝中大部分人的利益,关于叶一弹劾日渐增多,更有老臣以死谏言称叶一功高盖主,手握重权实属大逆不道的行为。叶一在朝中的地位越来越岌岌可危。

  萧铭夜访将军府。

  “叶一,朕在问你最后一遍,你究竟是男是女!”

  叶一看着手上空白的折扇,淡淡的说:“从前的你,从来不会对我自称朕的。”

  “叶一,如果你还愿意当回叶依,朕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叶一不知皇上在说什么,这世上从来都只有一个叶一。”

  萧铭拂袖走了。

  庆元十五年,护国大将军叶一企图拥兵自立,谋权篡位,天地同诛,斩立决。

  _

  _

  _

  我叫叶依,我出生在将门之家,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战死沙场了,我哭着说不要父亲死在战场上,祖父却训斥我说能够战死沙场是一种荣耀。当时的我不明白,很多年后我终于明白了,很多奋勇杀敌的战士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尔虞我诈的官场上,对他们来说或许马革裹尸更是他们想要追求的。

  母亲在父亲死后没多久就抑郁而终了,我一直和祖父生活在一起,直到我七岁的时候战争爆发,祖父再次出征,我被送入宫中由皇后姑妈代为照顾。

  我第一见到萧铭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躺在草地上叼着根草晒太阳,他约莫是不曾见过像我一般这么没有形象的女孩子,瞪着我看了半天,直到我被看烦了凶巴巴的朝他吼:“没见过人晒太阳啊!”他愣了一下,便浅浅的笑着说:“没见过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晒太阳。”我傻傻的看着他,我想我约莫是没见过笑的这么漂亮的男孩子才会看傻的。

  几乎后来的每个下午萧铭都会来找我,有时候陪我一起要闹有时候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疯,帮我擦擦汗,依旧笑的一脸温柔。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是太子,一个注定要登上皇位注定拥有三宫六院妃子的人。

  两年后,祖父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我躲在宫墙的角落哭成了个泪人,他气喘吁吁的跑来,看着缩成一团的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轻轻的抱住我柔声说:“不哭,还有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不知他重复了多少遍这句话,只知道后来嗓音都嘶哑了。我依旧一直在哭,直到哭累了在他怀中睡着了。

  我十三岁的时候萧铭送了我一把空白的折扇,我不解,他说本想在扇子上亲自为你题诗或是作画的,但是寻思半天也不知怎样的诗和画才能配上我如此优秀的依儿,便还是只能送你一把空白的折扇了。我听罢便去掐他,你就会骗我,你肯定是懒肯定是懒!

  萧铭十七岁登基,那年我十四岁,他登基的那一天晚上他拉着我躺在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个草坪上,说了很多,关于他的抱负,他说他会成为一个受百姓爱戴的君主,他说他要给百姓一个安稳幸福的国家。他说了很多未来的规划,只是里面没有我。

  萧铭十八岁的时候立了丞相家的二女儿为慧妃,那一天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天雾蒙蒙的,我看着慧妃被送进了萧铭的寝宫,我不知道我的心是不是在疼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哭,我只知道我很想离开。我拿着萧铭给我的金牌半夜离开了皇宫,离开了这个承载了我许多爱与思念的地方。

  后来我爱上了易容,喜欢把自己的情绪隐藏在面具的下面,师父却跟我说易容只能隐藏表面,心是怎么都藏不了的。师父也曾问我会给什么人看我的真容,我说:“我有一个想让他看我的容貌看一辈子的人,我想为他洗手作羹汤,我想与他白头偕老,可是他不可能只看我的容貌看一辈子,他注定心怀天下,我们注定不是一路人,即使我很爱他。”

  庆元十年我兴起争得了武林盟主的位子,庆元十一年朝廷招安时我曾犹豫过要不要去,我害怕再次见到他,可是我还是去了。我旧伤又添新伤,新伤又成旧伤,终于把东夷赶走了,萧铭,我尽我所能给了你一个安稳的的国家,我想要你只给我一个人的爱情可是你始终给不了。

  我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了,果然还是不适合官场的尔虞我诈啊,我又想起了祖父说的话。如果我当初也战死沙场了多好,我就不用再来面对这一切,看着他又举行了一次选秀,看着他对别的女人温柔缱倦。

  今天晚上他来找我了,我知道这是我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可是我还是不想当他众多妃子的一个,他对我自称朕了,是不是多年来一直执着的只有我一个,我突然很累了,只想一直睡下去不要醒来。

  萧铭,如果有来生,我只希望我不要再遇见你。

小时代观感之友情。。

文/陌然归途


看这部电影是因为我的闺蜜,也是因为有她才会一直追下去。最后的结局让很多妹子哭的不要不要的,其实小时代也是很多人的青春,我身边也有很多同学都追过这本小说。它把女生之间的友情描写的如此复杂也如此简单。

闺蜜是一种怎样的词,比朋友更亲近,比同学更友好,我不知该怎样去形容闺蜜这个词,我只能说,我很开心,在我最好的年华里有你的参与。


我希望我以后就算混不下去了也能死皮赖脸的在你身边蹭吃蹭喝,你总是刀子嘴豆腐心,说着没出息却恨不得把你最好的给我。我希望我以后在哭泣时你能第一个拥抱我,不用太多安慰,只要你在我就很安心。我希望我以后能和你相亲相爱一辈子,就算你落魄了我也能对你说我养你,跟我走有肉吃。


你总说我想的太美好,也是,就算是再好的姐妹,以后也会各自安家,有了疼爱自己的人,有了想维持的家庭,或许还会有那个让自己操一辈子心的小麻烦,我们或许不会再联系的这么密切,或许不会再在通宵k歌后看着泛着鱼肚白的天空压马路,或许不会再在一起吐槽某个人吐的不亦乐乎,或许不会再因为一本小说兴奋的讨论一下午。我们或许会变得不一样,变得成熟。但我始终相信我不会成为你生命中众多过客中的一个,我不会忘记与你相处的点点滴滴,如果你有困难,只要你需要,我一直都在。


其实我一直觉得女生之间的友谊是很微妙的,可以最亲密,也可以最冷漠。可以甜如蜜饯,也可以毒如蛇蝎。对于我来说,一旦讨厌上一个人就很难再喜欢,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很难再讨厌,就像我觉得你好便觉得你什么都好。


我们或许已经不是那个在午后对着阳光都能矫情一下的小女生,我们或许已经不是那个相信童话的笨小孩,我们或许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但我们参与了彼此的成长过程,我们接受了对方的好与不好,我看着你一路摸爬滚打的过来,你看着我一路披荆斩棘的走过,我们相互扶持着度过了许多难关。我希望你能碰到一个能够免你颠沛流离的良人,为他洗手作羹汤,一生安好。


也希望你能不忘记我,即使你的未来没有我。


致我最亲爱的闺蜜。


文/陌然归途

有时候我总在想,人的一生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可能在某个时间点我们的生命就猝不及防的结束了,毕竟意外这么多,说不准下一个就是自己。

我到现在为止的生活,在我看来,都是很没有意义的,有过宏图伟志,却被自己的懒惰等各方面原因所打败,这就是想的好,做的却不好。我们总在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但失败就是失败了,人生没有办法再重来一次。不是我们哭着喊着说再给我一次机会上苍就真的会大发慈悲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没有这么好运我也不奢求有这么好运。

我们总在为得不到的东西而悲伤,却又不曾珍惜过已经得到的东西,当有一天你失去了已经得到的东西,你已经来不及挽留。人们总说把握现在,活在当下,却又有几个人真正做到。人就是这样的生物,说的永远比做的好。

当站着的人嘲笑着因摔倒而哭泣的人时,我在想,他如果摔倒了会不会比现在正在哭泣的人哭的更惨。你没有经历过别人的疼痛就不要去嘲笑他,因为你不知道,如果是你,你会不会比他更崩溃。

人这短短的一生,要经历许多东西,即使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也会有喜怒哀乐,各种情绪贯穿着我们的生活。开心了你会笑,伤心了你会哭,就像娘要嫁人天要下雨一样,人的情绪发泄也是必要的,当一个人长期憋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是成了杀人犯就是成了精神病。废话了这么多我也不知道我想要说些什么,总之,人挣扎着活在这个社会多不容易,为何还要自己为难自己。

文/陌然归途

时光荏苒,

年华不再,

旧时王谢府前的灰燕,

却已飞入寻常百姓家。

往昔的府邸,

笙箫袅袅,

转眼间,

满地荒凉。

城。

城,我看到这个字一开始想到的并不是威严壮阔的,人声鼎沸的闻名古城

而是,古巷狭窄幽深,茶香弥漫在其中,红瓦映着青苔,在这里,并没有明星大张旗鼓的举办演唱会,并没有商场大厦嘈杂的人声,并没有熙攘喧闹的人群。在这里,只有若有若无的二胡声回荡在大街小巷之中,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街头攀谈,他们或许是久逢的朋友,他们或许是闲来无事的人在聊天打发时间,他们或许是在某一车站邂逅的男女,在这个小城中,时间以一种极其缓慢的姿态逝去,人们品味其中的一点一滴,美好也罢,悲伤也罢,这些沉淀下的岁月都是一杯茶,一杯越品越醇香的茶。

日升月落,昼夜交替。小城笼罩在了漫无边际的夜色中。远远看去,点点灯火在黑色的帷幕上轻轻摇曳,隐约可以看到成片的麦田低下了头,似是沉浸在了梦境中,低低虫鸣构成了暗夜的交响曲,在耳边萦绕。再近些看,便是一派的安宁闲逸。深夜的小城,安静的沉睡在这片土地上,合上了白昼喧嚣的一幕,在这里,没有华丽跳跃的霓虹灯,没有热闹不休的夜市,没有匆匆赶夜路的上班族,在这里,古朴的小路孤单的蜿蜒向远方,一切都被涂抹上了黑色的颜料,在夜空的阴影下安然入眠。

渐晓,深蓝近黑的颜色慢慢褪去,橙红的光晕游走在地平线,初阳渐露。

微风走过,惊起漫天的尘埃。

小城,活在历史厚重的尘埃中,活在思念者得梦境中,它埋葬着多少的爱恨史诗,烟雨的小巷中,几人回望,几人叹息。

我总在想,人的一生如此短暂,怎么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去尽全力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但后来我明白,就像鲁迅所说的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但我们大部分人却宁愿让时光虚度,整日无所事事,到最后也碌碌无为。

怎样的人生才是幸福的,是功成名就?还是平平淡淡?在我看来适合自己的人生才是幸福的。一个没有宏图伟志的人你硬要他去追求功名利禄,那只能是让人越来越劳累越来越没动力。一个致力于改变世界成为站在巨人肩上的人,你要他去耕耘织衣,守着普普通通的家庭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这只会让他的一腔热血付诸东流。

你将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你现在正在做的事。如果你正在寝室里整天游手好闲,无聊时去游戏上拼杀一把,闲暇时看看电影,睡前跟室友闲扯几句。你没有把握好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你有什么资格去拥有一个前途无量的未来。

常常有人羡慕嫉妒别人的成功,可是 他们却看不到这其中的付出。他们只能看到表面的光鲜亮丽,却看不到背后的汗与泪,他们只会抱怨的命运的不公没有让他们成为上天的宠儿,却从不会让自己成为主宰命运的人,他们总想着天上掉馅饼,却从来不理解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真正意义。所以,他们也永远只能成为在阴影中羡慕嫉妒别人的人,而成不了那让人羡慕的万分之一。